相关资讯
  • •  傲慢与偏见 01-03
  • 警营文化
    傲慢与偏见
    发布:天镇县公安局    时间:2019/1/7 10:43:56

         我们做警察的,谁还没遇到过这些事儿啊?

        (一)

        值班大厅,一女子步履匆匆来到前台,焦急地打探她丈夫是不是在我们这。我连忙打电话问当班的治安民警,原来该女子的丈夫是在原交警支队门口找黄牛卖驾驶证分时,被交警逮了个正着,这会正在楼下办案区接受审查。

    还没等我挂电话,该女子便质问道:“你们凭什么把我老公带到这来,我要见他,见不到人我不放心”!我们只好耐心地同她解释,“你丈夫这会正在办案区接受审查,办案区是不允许随便出入的,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在接待大厅里等。”不曾想,该女子立马拔高了声音喊道:“我老公绝对不可能犯法,我们都是有正经工作的,一定是你们抓错了人。”我们刚想反驳,却见她情绪愈发不受控制,厉声哭诉着:“你们警察拿着我们纳税人的钱就是这样冤枉好人的,我告诉你们我可有心脏病,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都是你们的责任”。

        (二)

          一个冬日的午后,迎面刮来的寒风里还夹杂着蒙蒙细雨,社区所长带着我到别所的辖区开展网吧互查。这是一家光线昏暗且规模较小的“老”网吧,刚进门,便有浓烈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。环顾四周,不少人桌上都摆放着烟盒和打火机,而角落里还有一小伙正叼着烟打着游戏。

          游戏被打断了的小伙一脸不耐烦地摘掉耳机,在同伴们的嬉笑声中,不情不愿地在《当场处罚决定书》上签了字。网管在一旁连忙打马虎眼道:“唉,我这刚坐下他就把烟点上了,这是我的疏忽,你们放心我后面肯定加强管理”。“烟味这么重,你自己看看多少人桌上是有烟盒和打火机的,你们网吧这次一样要被处罚”,社区所长表明了态度。一直待在一旁的老人家听到这话急了,“别呀,你们看我这儿生意也不好做,和你们说实话吧,我们要是真管得那么严,那还有人来这上网吗”?等老人家意识到事情已经没有了回转的余地,便朝我们冷嘲热讽道:“眼看着要到年底了,我看你们警察是缺钱了吧”。

         (三)

          周末清晨,“嗡嗡嗡......嗡嗡嗡......”,锲而不舍振动着的手机成功将我闹醒。打开免提,电话那头传来了女人的声音,“陈警官,我家孙子要改个名字,今天下午去派出所找你做材料行吗?”。“真不巧,我今天休息不在单位,你要不等明天上班了再来找我吧”,我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情况。

          “这可怎么办呀,我家孩子今年初三了,平时都要忙着上课,就是周末也要上补习班,今天难得能抽出空来”,老太太解释道。当时我人在通州,便同老太太商量着能否等到下周周末我值班的那天再来。谁知老太太还是不乐意,语气有些生硬道:“陈警官,我儿子儿媳妇平时都要忙着看店,今天下午难得在家,你就抽个空来帮孩子改个名字。这不都说人民公安为人民,有困难就找警察么,你看这事我不找你还能找谁啊”?

          从警的这些年,我确实没少遇到过那些言行举止傲慢、对公安机关心存偏见的人,但这时我们能做的往往是不断地反思自己。难道要以更加傲慢的态度去对待这些人吗,那样岂不是连我们自己都变得不可爱了。